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 规范

    秉承百余年办学的优良传统,“十三五”发展期间

  • 严谨

    学校上下团结一致

  • 责任

    齐心协力,积极、主动适应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

  • 诚信

    在传承教师教育、艺术教育特色的基础上

  • 感恩

    着力推进学校转型发展

  • 共赢

    朝着建设成为特色鲜明的省内一流综合性大学而努力奋斗

  • 专注

    承办海外汉语教师教学能力的培训业务。

电话:010-68778465
传真:010-68487981
邮箱:13584dffe@168.com

招生部:杨经理
移动电话:13813248487

地址:杭州师范大学
邮编:100089

学科建设 主页 > 学科建设 > 去北海还是参加台里的中层干部竞聘。

去北海还是参加台里的中层干部竞聘。 2017-09-17 15:21
 
  南下四章:南下难下
  
  竞聘主任
  
  一大早,酷热,就像一头突然冲出牢笼的困兽,四处撒野发威。走在路上,迎面的风似热浪扑来。小鸟不知躲藏到什么地方
 
去了;草木恹恹地低垂着头;小狗热得吐出舌头不停地喘气,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着令人烦躁地叫声,像是在替烈日呐喊助威。
  
  烦躁的夏日,烦躁的我。
  
  我面临着一个重大抉择。
  
  去北海还是参加台里的中层干部竞聘。
  
  说实话,从北海回来,我本想休整十天半个月,就告别领导亲朋,告别故土,“孔雀西南飞”,去北海赴记者之职。电视台
 
培养了我,怎么也要跟领导同事打声招呼,正式告别,做到善始善终啊。而竞聘之风偏偏在这个时候刮了起来,开始我并没为之
 
所动。想想那绿化如荫、海风阵阵的城市,负氧离子多高啊!可是,人就是一种充满无限欲望的动物,这欲望经常此消彼长,不
 
像猪,吃饱肚皮便高枕无忧。
  
  当记者五年,我从来没想过当什么“官”。
  
  我非常喜欢记者这一岗位,1994年10月24号,我正式到七台河电视台工作。当好记者,守土有责,七年来,这一大政方针从
 
未动摇过。在这七年,我做到了“爱岗敬业”,更重要的是,业务工作成绩“斐然。”那几年,我在郑言今主任的带领下,每年
 
都能拿一个全省广电系统的一等奖。后来,老郑去了电台做台长,升官了。我又与继任者胡彬进行了很好的合作,继续拿一等奖
 
。那几年,局里年年会给电视台压一等奖指标,一年至少四个,每年我们都会完成一个,碰到运气好,还能完成两个。出色的业
 
务工作让我在台里有了一点小小名气。当主任,以前没有机会,所以从没想过,现在是一种活生生的诱惑,这次好像触手可及,
 
又好像不是。若即若离,兴奋彷徨,谁不想成长进步呀!不是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吗?在记者中,我是佼佼者,
 
“学而优则仕”,也算正常呢。在一次次的“头脑风暴”中,东风渐盛,压倒西风,南下,成了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南下?从头再来?还有这么好的机会吗?
  
  上次去钦州的火车上,那位“思乡大叔”不是说吗,最好还是在老家发展。这可是他一辈子的肺腑之言啊。俗话不是说,不
 
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吗?就这么定了!
  
  我的如意算盘是,先行参加竞聘,成之,我幸;不成,我命,那时再南下不迟。但是,北海或钦州能等我这么久吗?不管他
 
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主观上蠢蠢欲动不打紧,关键是客观上让我感觉到左右逢源了。
  
  当时,我刚从大西南回来不久,“XXX要去北海”尽人皆知,不是说能走的都是人才吗?偕“人才”之威,参加竞聘也就顺理
 
成章了。还有,我遇到了一位好师长郑言今,他积极鼓动我参与竞聘,给我很大的信心。郑言今,“正在说今天”,天生做新闻
 
的料!可以说,他是我的电视领路人,是我的良师益友,对我的影响甚大。他对新闻,尤其是电视新闻,有一种天然的灵性和悟
 
性,他的电视专题,深沉而有力,很有味道。每次拍摄专题片,只要有他在身边,我们就会很定。工作时,他带着我们认真工作
 
;工作后,带着我们喝酒聊天,打乒乓球,带出了一大批“球友”。我那时单身贵族一个,时常住在他们家,两人喝着啤酒,谈
 
读书心得,谈梁实秋,谈胡适,谈鲁迅,也臧否古今,自得其乐。
  
  还有,我遇到了一位十分欣赏我的局长---谭树森。在竞聘方案刚出台,我还没敢大胆报名的时候,有一天,正在采访中,我
 
忽然接到局办的人打来的电话,让我马上赶回广电局,什么事呢?我立时打了一个“港田”----一种三轮运输工具,速回。居然
 
是谭局长找我,此前,作为记者,我对他仰而视之,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谭局长对我相当客气,用一次性杯子给我倒了一杯凉
 
白开,令我战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跟我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主旨是鼓励我参与竞聘,如果能成功的话,就“按照自已的想
 
法去办一个节目”。他也毫不避讳询问了我去北海的事,还大大方方了解那边的工作机制,谦虚地征询有无可借鉴之处,令我十
 
分讶异。
  
  这次局座召见之后,我便下决心报名竞聘了。
  
  最适合我报名的岗位,是社教部主任。社教部是从有线台合并过来的一个部门,与专题部同为副科级。我将与其他三人竞争
 
这一岗位。这是首次比较正规的竞选,是全台“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最大的看点,是那扇紧闭的、深不可测的“官门”訇
 
然中开,向“基层”敞开,对历久弥坚的“官位”,形成了一轮从未有过的冲击。
  
  这次规定,凡来广电局三年以上的正式在编干部,都可以报名竞聘,门槛不高,像我一样的很多人,都够条件。同时,还要
 
经过一场全局员工观摩的“竞选演说”,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再由大家投票,民主测评,组织考察等一套程序,所以说它比较
 
正规、严肃。
  
  长时期以来,各部门主任一直在中层干部这个圈子里循环使用,不当办公室主任,可以当总编室主任,张三李四,李四张三
 
,官位总还是有的,待遇也一定摆在那里。可这次不同,中层干部有了“下岗”一说,你现在是专题部主任,如果竞聘不到,只
 
有下岗,安置到“编辑评审委员会”,天天去看片子、审节目,一个虚职机构,应该没什么话语权。“主任”的待遇也随之取消
 
。如此竞聘,能不心惊肉跳么!表面依然平静的广电大楼,内中的众生如何会平静?特别是那群中层干部,他们是这次竞聘大戏
 
的主角,面临重新洗牌,肯定有人会下去,肯定有新人会上来。如果我去参加竞聘,能成为“上来”的新人吗?
  
  竞聘演讲的日子一天天迫近了。突然传出一个小道消息。我所竞争的这一岗位,已经“内定”,是一个老牌主任XXX。小道消
 
息往往不是空穴来风,往往都能演变成最终的事实。这对我显然是当头一棒!谁不知道我弃南方而竞聘,外一落选怎么办?不是
 
让很多人都看笑话?但只有焦灼地等待,别无选择。总不能因这小道消息就真的弃选吧?这一天,在台里的走廊,我迎头撞见了
 
老记者田中华,他忽然开口对我讲:“你不知道吗?这次竞聘社教部主任非XXX莫属,其他人都是陪衬,你还掺合这事干啥?”我
 
懒得理他,丢下一句“贵在参与”转身离去。田中华此人,比我要大很多,是较早进入电视台的员工。和他同时招考进来的大概
 
有六七人,除了他之外,都已荣升主任、副台长、台长,甚至副局长,只有他还奋战在记者一线,默默奉献着。我和他一个部门
 
共事过两三年,对此人的最深印象是,字写得圆滑精熟,写稿很快。此时,不知他何出此言?
  
  距竞聘演讲还有三天。局里召开了一个全局动员大会。会上,出乎意料的是,谭局长对着五六百名员工,用很长的一段话,
 
特别对我予以表扬,并简洁地复述了我在北海的经历,明确提出,是人才我们就要留下来、用起来!堂堂一个局长,在竞聘前三
 
天,在全局大会上如此浓墨重彩地褒奖一个人,其导向不言自明。很多人私下里跟我讲,社教部主任,非你莫属!
  
  在一阵飘乎乎的感觉中,主任那一职位好像在向我招手了,我甚至开始考虑“新官上任三把火”该怎么烧-----栏目片头不行
 
,太土!像八十年代的电视节目,一定要重新包装。名称也不行,一定要改!改作什么好呢?且慢,且慢!且莫高兴太早。领导
 
如此提携,可是竞争不到呢?这不是不可能的,何况不久前还传出了那个小道消息。落聘事小,面子事大呀!一种压力,如黑云
 
压城,让我打了个寒颤,不敢胡思乱想下去了。凡事都要作最坏的打算,不成功,则成仁。到时继续南下吗?去哪里呢?从大西
 
南回来的一两个月内,北海、钦州相继来过几次电话追问,逼得我没法搪塞,最后不得不明确告诉他们----不会去了。如果竞聘
 
不成,再去找回他们吗?怎么开得了口呀!
  
  会议室里,全体员工,黑压压一片。前面是一大排“评委”,有宣传部、组织部、纪委、局长台长等等。我在义乌参加面试
 
的时候,也远没这么大声势,只有十几个评委,没有这么多人“观摩”。竞聘社教部主任一职共有四人,按抽签顺序,上场演说
 
。我抽到了3号,事后有人跟我说此号大吉,3即升也。
  
  坐在下面候场的时候,我一直在修改竞聘报告。写在几张学生用的红格纸上,涂得乱七八糟,模糊一片,只有自己才勉强看
 
得清,那时我台用电脑写稿的人少之又少,记得郭冬梅是用电脑写稿的,打印出来工工整整,十分美观,好生惹人羡慕。大多人
 
还在用稿纸、自来水笔“爬格子”。十年过去了,在中国、在全世界,还能找到用笔写稿子的记者吗?
  
  该我登场了。十分紧张,手心都出了汗。还好,第一段过后,渐渐趋稳。开篇便拉大旗,做虎皮,把当时的市委书记高志杰
 
拉出来给自己贴金。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单位,是市内最重要的一家国企----七台河市选煤厂,高志杰那时是团省委书记,来
 
过选煤厂两次,每次都和我“亲切”握了手,并对我从事的共青团工作,给予表扬鼓励。这本来是领导的例行“调研”,我却巧
 
妙地利用这一经历,为自己壮胆。以示自己的“领导经历”和“领导基础”。然后,又利用家风和人品表明自己的“领导作风”
 
。业务工作上则通过那几个全省一等奖和出版的一本企业家自传来彰显能力。最后,在施政纲领上,提出,与专题部“错峰发展
 
”,形成互补,套用当时的“时尚流行风”,打造“老百姓自己的节目”,撑起经济生活频道的新一片蓝天。这番竞聘演讲,不
 
能说多么好,但至少还算言之有物,不会太差。
  
上一篇:过年的风俗东西有差异南北大不同 下一篇:夜深了只有我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相关资讯